Month: April 2015

月子中心事件—王律师评论

出逃再办签证 恐遭钓鱼执法   世界日报04/18/2015报道          違反簽證目的來美生子留下不良紀錄,不但將對產婦日後申請簽證、入境、移民等造成不良影響,涉及刑事案件者再次入境美國時,還可能遭遇「釣魚執法」身陷囹圄。       許多中國孕婦因看中美國的「出生公民權」來美國產子,即無論父母國籍和身分如何,只要孩子在美國領土上出生,便可以成為美國公民的政策。實際上,中國孕婦持商務旅遊簽證(B1/B2)來美國生產,面臨著法律等多方面的風險。大多數B1/B2簽證有效期為一年,允許持證者一年多次往返,但必須遵守單次停留時間不得超過180天的規定。即便去年底中美十年簽證政策出台後,帶來的改變尚不明顯。若此前來美產子的中國孕婦的簽證已經過期,則必須到美國駐中國使領館申請新簽證。大使館通過聯網電腦紀錄,很容易就能查出當事人曾經違背簽證目的,有權拒簽。即便簽證沒有失效,當事人進入美國也可能無法通過海關及邊境保護局(CBP)的核查。       律師王君宇提醒,尤其有刑事違法紀錄的人士,要提防可能的「釣魚執法」。由於中美兩國之間沒有執法協助協議,違法者如果潛逃返回中國,美國當局基本無法到中國將其逮捕歸案。當有刑事違法紀錄的人士重新申請入美簽證時,雖然可能獲得美國大使館的批准,但一旦飛機落地進入美國領土,就會遭到逮捕。       中國孕婦來美產子的另外一個考量,是移民問題。按照美國相關法令規定,身為公民的子女年滿21歲,即可為父母和兄弟姊妹提出申請,來美定居。律師黃唯提醒,如果擁有美國公民身分子女的父母有刑事犯罪紀錄,辦理移民時就比較棘手。無論何種刑事案底,都必須要先請刑事律師打掉案件或申請豁免,才能夠進入移民申請程序。         據移民律師介紹,美國北京的大使館以及駐廣州、沈陽、成都的總領事館屬於美國國務院(DOS)管轄,出於反恐目的,與國內安全部(DHS)下屬的CBP及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以及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等移民部門共享部分信息,所以當事人在申請簽證時和在美國入境時,有關紀錄一目了然。       美國出境時的手續雖然沒有入境時那麼嚴格,仍需要出示護照和簽證等信息,CBP的官員一旦發現當事人出現在「黑名單」上,就可以將其阻截,然後移交相關執法人員。如果案情性質嚴重,棄保潛逃的證人將面臨「蔑視法庭」等刑事罪名。再次入境美國時,輕則原機遣返,重則將被控罪,由移民法庭和刑事法庭分別進行審理。

王君宇律师助四位华人拿U签证

详细内容:  四名華裔罪案受害人的U簽證申請日前獲得批准,但因本年度的U簽證配合已經用罄,他們只得進入U簽證候補名單(Waiting List),等待於10月1日開放的下一年度配額。這四名華裔均來自中國福建,都有遞解令在身,三人為搶劫案受害者,一人為重攻擊案受害者,他們於15日講述了各自遭遇,還有因禍得福的感觸。   四人的代表律師王君宇表示,為罪案受害人發放的U簽證每年有1萬個配額,前幾年申請人數不多時,大約遞交申請後一個月就能拿到U簽證,然而,近兩年U簽證的申請越來越多,配額並未增加,去年1萬個配額在兩個月內告罄,因此開始出現U簽證候補名單。……王君宇解釋,進入候補名單的申請者意味著U簽證已獲得批准,一旦新一年度的名額出現,就會按照候補名單的順序發放。進入候補名單後,申請人就可申請取消遞解令,也可申請工作許可,只是持有U簽證三年可申請綠卡的起始日期為真正拿到U簽證的時間,候補名單的時間不被算在內。 劫匪雙槍逼迫 跳車逃生重傷 在馬里蘭州和朋友合夥開酒莊的徐先生講述,2013年7月16日晚上10時15分,酒莊打烊後他開車回家,到家門口剛一下車,兩名非洲裔男子從旁邊的樹叢衝出來,其中的蒙面男子站在徐先生前面,另一人在旁邊,兩名嫌犯各持一把槍,指著受害人命令其交出全部錢財。徐先生在手中的一瓶酒和300多元現金交給嫌犯後,嫌犯還不罷休,抓著徐先生的衣領並搶走車鑰匙,然後把徐先生推上他自己的汽車,一名嫌犯坐在駕駛座,另一名嫌犯在後排看著受害人。徐先生趁嫌犯不備時快速打開車門跳下車,邊奔跑邊大喊「救命」。嫌犯見狀,立即駕車逃逸。徐先生隨後報警,右腿受重傷。他之後多次去警局錄口供、指認嫌犯。「此案發生後,我再也不敢住在原來的地方,很快買了房子,搬到較遠的地方居住。」 送餐遭群毆 斷腿又失財 外賣郎張先生於2012年6月的一天中午,在密蘇里州堪薩斯城送外賣時遭遇搶劫。張先生回憶,案發當日,他開車到「顧客」指定的送餐地點,下車後,一名非洲裔男子走過來假裝付錢,緊接著又出現兩名非洲裔男子,三人一起暴打張先生,張先生的腿被打斷,食物、錢包和手機全被嫌犯搶走。 弱女子窮追歹徒 負傷奪回手袋 居住在田納西州的何女士是2013年3月23日下午在某華人超市的停車場遭遇歹徒搶劫。她表示,她帶著當時五歲和七歲的女兒購物后,把東西放在車上正準備離開時,小女兒突然要嘔吐。何女士便下車照顧女兒,一名20歲左右的非洲裔男子突然過來打開何女士的汽車門,拿走了放在前排座椅上的手袋。何女士立即追趕搶匪,在試圖拿回手袋的過程中,被搶匪用武器打傷頭部和眼睛,兩個女兒受到驚嚇大哭。何女士最終搶回手袋,但頭部受重傷。何女士說,「我的包裡有幾千元現金,還有多張銀行卡和所有證件,當時什麼都沒考慮,只想拿回手袋。」 遭跟蹤刺傷 受威脅不准出庭 重攻擊案受害人張先生講述,2011年2月14日晚,他和幾個朋友來到布碌崙62街上夾8大道的一間酒吧,在酒吧裡,一名中年華裔男子先是一直跟著他,跟了一段時間後,突然拿出一把小刀將他刺傷。張先生的頸部、手臂等三處受重傷,他的朋友也被刺傷。嫌犯在案發半年後被警方逮捕。庭審期間,張先生還接到「不讓他出庭作證」的威脅電話。

来自中国大陆投资移民EB5排期开始

昨日美国国务卿发表五月移民排期表,从原来的”Current” 跳到了2013年5月1日,意味着中国大陆来的投资移民申请者从下个月开始就要等待两年左右才能递交申请。     王君宇律师指出,这次的排期是预料之中的,她曾多次预料今年年中投资移民即将排期。对于已经在准备申请材料的申请者来说,应该现在马上递交材料,因为排期是5月1日开始,申请者应赶在之前递交。对于还没准备材料的人来说,需要寻求其它的途径来调整身份了。比如创业绿卡,我们可以为您量身定做您的绿卡道路。   王律师也指出,对于想要走创业绿卡道路拿身份的人来说,在拿到绿卡之前都需要保持合法的身份,不能黑掉。另外旅游签证进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的道路是不可行的,政治庇护是一条不归路,问话不过会转到移民法庭,法官判输后会有递解令遣送回国。即使申请政治庇护后回中国也会有问题。    

父母未领结婚证办身分受阻 大马华侨来美15年终获绿卡

详细报道如下 通過父親的公民身分申請綠卡的馬來西亞華僑吳淑齡,最終卻受惠於繼母2001年的245(i)排期日,繞過冗長的已婚子女綠卡排期,快速獲得綠卡。而其單身弟弟則通過收集父親養育證據、證明親子關係才終獲綠卡。 據吳淑齡介紹,吳父於1989年自馬來西亞來美,由於無證身分多年未回國,與繼母結婚後,繼母受益於2001年的245(i)條款獲得勞工綠卡,隨後為吳父申請身分,後者於2006年獲得綠卡,2012年成為公民,並開始給已婚女兒吳淑齡申請綠卡。本來申請已婚子女需要等待排期七、八年的吳淑齡,意外受益於14年前的移民法245(i)條款。律師近日將其排期轉為使用繼母2001年的排期日(Priority day),吳淑齡立刻無排期獲得綠卡。代表律師王君宇解釋,245(i)條款的受益人不僅可包括配偶及子女,甚至可擴大至配偶的繼子女以及繼孫子女,目前吳淑齡的丈夫和女兒也在申請綠卡,並也可使用繼母的排期日。 王君宇表示,2001年實施的245(i)條款讓140萬無證移民受益,但大部分的人都用其申請白卡(I-94)豁免,卻不知道可用來提前親屬申請綠卡的排期,更不知道受益人竟可擴大至所有的直系親屬。她表示,家中有親人受惠於245(i)者,都可嘗試諮詢自己是否有資格享受提前排期。 吳淑齡的弟弟吳淑賢由於屬於單身子女,於2006年吳父獲得綠卡之時就開始申請移民,但由於吳父與吳親生母親在國內時期只是事實婚姻,並未有法律上的結婚程序,而且由於吳父多年在美從未歸國,移民局一度不承認吳父是其法律意義上的父親,將案件擱置。隨後律師收集了大量證據,包括吳家的平面圖以證明父母曾一起居住,還有匯款單以證明吳父多年養育子女,最終使當局承認吳淑賢與父親的親子關係,並於近期獲得綠卡。 分別於1999年和2000年就來美並「黑在美國」的吳家姊弟幾經周折,雙雙於近期獲得綠卡,兩人非常高興。「到現在也不敢相信這麼快就拿到綠卡」,吳淑齡目前希望儘快辦理女兒和丈夫的移民手續,期待家人團聚。

多名移民律师指出最近判决 力挺总统移民行政令不会被停

世界日报 04/09/2015报道 移民律師王君宇說,她對行政令的未來命運感到樂觀。韓能不肯改變立場並不影響第五巡迴法院的上訴裁決,臨時禁令唯一影響到的是擴大DACA的範圍和DAPA這兩項,行政令的其它三項內容依然有效,細則一經推出即可馬上申請,2012年的暫緩遣返也不受到任何衝擊。她建議符合條件的人現在仍要積極準備材料,一旦行政令得以執行就能馬上遞交申請。 「這一次的行政令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唯一的機會。」王君宇稱,像滿足DAPA申請資格的那些父母,數十年生活在美國,既有遞解令在身、不能回中國去,在美國又不能正常地生活,眼前的機會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我們必須要樂觀,在機會到來時抓住它。」

Scroll to Top